• 断翼(7) - [Little story]

    2006-08-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ody-logs/3192731.html

    兰和萍是一对双胞胎姐妹花,一样的美丽,两人走在一起总是会引来别人回头张望

    她们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父母都是读书人,因为家庭背景的关系,文革时都被下放到了农村,一家人过的很艰辛,但依然开心,因为大家都很知足,都明白一家人都还好好的活着,这样已是不易

    天德有着一双总是笑眯眯的眼睛,给人感觉有些亲切,却偶尔也有些暧昧,同那对姐妹花一样,下放到农村,每天总是在农场遇到

    双胞胎一般性格都会反差很大,兰比较外向,萍比较内向,总是会听见兰爽朗的笑声,总是会看见萍羞涩的面容

    三个人之间就在宿命的安排下,一段错综复杂的感情开始了

    天德喜欢的是萍,却迟迟得不到萍的答案,而兰面对这个喜欢的男人,以一贯的性格,不得到誓不罢休,萍隐约感觉天德对自己的意思,却又碍于姐姐,对天德故意疏远

    天德最终娶回了兰,给自己的解释却是娶不到喜欢的人,就娶她身边的人,以后一样能给她自己的关怀

    天德和兰返城了,而萍却依然留在农村,偶尔夫妻二人会回到农村看望萍,而萍只有为自己懦弱的性格付出孤独一人的代价

    当天德和兰的孩子四岁时,萍终于有机会返城了,独自居住在城市的角落,做着辛苦的工作,却依然有着美丽而羞涩的面容,依旧不愿意接受别人介绍的对象

    原本相安无事,却又在命运的安排下,天德和萍拉起了手,生下了一个儿子,两个人偷偷摸摸的抚养这个儿子,当别人在背后指责萍的不检点,天德听见看见却也只能装作听不到看不到

    兰并没有因为萍是自己的妹妹而有对萍有所维护,同旁人一样指责她丢了父母的脸,还当众要和萍断绝姐妹情,天德却也只能站在旁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日,萍鼓足勇气带着刚会走路的儿子搬到另一个城市,想忘掉所有人,重新开始,可是每次看到儿子天真的脸庞,却不禁落泪

    萍一路艰辛的抚养儿子,时间久了,就算心里面再难过,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么懂事,也会有满足的笑容

    天德为自己的不够勇敢而天天自责,开始酗酒,一向温和的天德也会变得脾气暴躁,他并没有仇恨别人,他只是鄙视自己的懦弱,自己爱的女人被人嘲笑指责,自己竟然袖手旁观

    兰和天德的家庭不再和睦,吵架是常有的事情,人总是在激动的时候说出不该说出的话语,天德终于愤怒的吼出自己爱的是萍不是兰,一拳捶碎了镜子,血沿着手往下流着,同样在兰和天德的心里面流着

    两个人自此之后,为了给自己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就不再争执,一切看似没有发生过一般过了下去

    命运的轮盘一直转动,他不会放过任何人,他又安排了兰与萍的相遇,当兰看见萍和她的儿子在街上走路,压抑在心里很久的怨气一并爆发,忘记了那是自己的妹妹,找寻了世上所有能够解恨的语言去攻击萍,而萍只会蹲下捂住儿子的耳朵,低声哭泣

    萍在兰走后,挣扎着站起来,低着头,搂着儿子,避开路人鄙视的目光,逃一般的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间内哭泣,却怎么也没有泪水留下,萍绝望了

    终于在一个梧桐树叶才刚刚透出一丝绿,天气还有些寒意的早春下午,阳光从朝西的窗户洒了进来,照在洁白床上,鲜红的血沿着床边渗下来,那鲜红的颜色永远留在了萍的儿子的心里

    好心的邻居从家里面的电话簿里面找到天德的联系方式,让天德来安排后事,天德麻木的处理所有后事,带着儿子和萍的骨灰回到了他们一起下放的农村,葬在了山脚下池塘边的竹林里面,这是萍过去常常呆的地方

    天德把儿子安顿在自己父母的老房子那边,请福伯照顾他,而自己已经无法再对兰有什么怨言,今天的一切悲剧都是自己的无能所造成,天德自此沉沦在酒精中,而兰也开始活在后悔中

    两个人都只知道放纵自己在自责的泥潭 中深陷下去,却不曾记得他们的孩子仍需照顾

    等到有一日发现的时候已经为时太晚

    分享到:

    评论

  • 我也踩个脚印先^_^
  • 感觉是,主页很美妙.

    副面更侧重文字.

    知道花点时间,写和看.
  • 最近开始走文艺青年路线了吗?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