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断翼(6) - [Little story]

    Tag:StoryPark

    2006-05-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ody-logs/2555687.html

    清晨,习惯了晨跑,听着音乐,保持不变的速度跑完五公里左右的路程。医生的建议,这样有助于锻炼我的心脏。坚持了五年下来,的确有些见效。

    这个早晨,地上有些湿漉,我放慢了一些速度。一路向东,一棵棵梧桐树落在我的后面。清晨的阳光在梧桐树树叶的间隙中闪耀着光辉,如果我的摄影技术够好的话,这会是我最喜欢拍下的。耳机的声音一贯开的很大,今天却总是隐约觉着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想应该是幻觉,也许早晨还不是很清醒。

    向左拐弯,开始朝北。忽然感觉一个东西砸中了我的背部,倒是有点痛。我回头看,是一个可乐罐子。不远的地方,看见筱蹲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我走过去,诧异的说,怎么会是你?筱仍然大口的喘着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胀得通红。他慢慢站起来,我看样子有些不对劲,连忙用手扶住他,把他扶到路边的长椅上坐着。过了许久,他一个一个字的说出来,我叫了你半天,跟着你跑了半天了,没办法,只能用可乐瓶子丢你了,对不起啊!我说我带耳机的,我才应该说对不起呢。

    筱渐渐恢复了一些,说话开始连贯了。

    你都天天晨跑啊?
    是啊,锻炼一下身体啊,呵呵。你怎么会这么早起来呢?
    我还没有睡觉呢,呵呵。睡不着就出来转悠,哪知道转悠到天亮,正准备去吃早饭,去看见你了。
    为何一直都不给我电话?
    我觉着怕打扰你。
    怎么会?哪天出了飞机场,就没有看见你了。
    是嘛。嘿嘿。
    走,我带你去吃早饭。

    我们一路走着,我发现筱走路有些一瘸一拐的
    我说,你腿怎么了?
    筱说,没事,可能跑多了吧,一会就没事。
    那你的衣服怎么这么脏的啊?

    筱的衣服上满是水迹,我越看越纳闷,在他身边左右看看,发现胳膊肘还在流血。我拖他到长椅上,掀起他的裤腿,发现膝盖上也是跌伤,左膝盖也在流血。
    怎么回事?
    刚才追你的时候,路滑,摔了一觉,没事,小伤而已。

    我抬头张望,街对面有家药店,幸好身上有吃早饭的钱,穿过马路,买了一些应急的药。用酒精棉球给筱清洗伤口时,感觉得到他很疼,却没有表现出来,我抬头看他时,依旧一副天真的笑容。心里面有点感觉难过,似乎应该是自己的错,要是自己回头看看,也许他不会摔跤。

    能走得动吗?
    能啊,没事,我又不是小女生,呵呵。
    我来背你吧。
    不用吧,我没事,真的没事。

    我蹲在他前面,侧过脸,说,上来吧,去我家。他慢慢腾腾的趴在我的背上,我小心翼翼的夹注他的腿,避开伤口的位置。

    你累吗?我太重了,我下来自己走吧,我能走的。
    没事,你不重。

    脖子上面能感觉到筱的呼吸,这两年的生活让自己感觉麻木,此刻却有些感触生命的意味。

    到了家门楼下,筱让我放下他,我说,一会就到了。原来,背人是这么辛苦的,幸好家不远,自己耐力也不差。我都感觉自己的腿已经很酸了,心脏也在砰砰的乱跳。进了家门,慢慢把筱放在沙发上,自己也摊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筱说,你没事吧,我还是很重的了。
    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还好了啦,你的伤口走太多路会裂开的。
    对不起哦。
    说什么傻话呢啊,呵呵。我给你做点早饭。等会儿啊。
    不用啦。
    要的。

    我走进厨房,拿出鸡蛋和方便面,自己都很少在家吃早饭,也就会这些了。有些手忙脚乱的做好了面条。端进客厅时,发现筱在沙发上睡着了。看着他蜷缩在沙发上面,也许他也活得不开心。我把面条放在茶几上面,坐在地上,看着熟睡中的筱,越发觉着他为何让我如此熟悉,为何有很多事情怎么记也记不起来了。就这样看着看着,忘记的时间的存在。忽然,想起来还要上班。急忙去换衣服,澡也来不及洗一下,顺手拿了被子给筱盖上,轻轻关上门,上班。

    一个早晨,心不在焉的干着琐碎的事情。想着自己挺大胆,把一个陌生人留在自己的家中。不过,我相信筱不是坏人。我想给打电话到家里,又怕吵醒他。中午随便吃了工作餐,下午工作开始忙碌,等到下班,才记起筱在家中,打电话回去发现没有人接。我想他是离开了。也没多想,习惯下班后去酒吧喝一杯。就算筱是坏人,大不了吃回亏咯。偶尔看看手机,想着筱会不会打电话给我,只是手机一直很安静。除了酒吧,晃悠回家。小区昏暗的路灯下,看见熟悉的身影。我快步走过去,筱,是你吗?
    筱抬起头,说,我忘记自己没有钥匙,想买些东西给你的,结果就把自己关在外面了。
    你不会打电话给我吗?
    手机和记你电话的纸都在你房子里面了。
    粗心的家伙哦,呵呵,走吧。伤好点没?
    已经不是很疼了,没事,这点伤不算啥的。
    呵呵,你买什么去了啊?
    菜啊?
    啊?呵呵,你还会做饭啊。
    不怎么会唉,买的都是熟的菜,嘿嘿。

    筱的脸红起来看上去更加可爱了。我们在餐桌前吃了晚饭,家里面那张餐桌还是第一次坐着两个人一起吃饭。一顿饭吃完,我们一起坐在阳台随意聊天,时间很快。我让筱睡在我的床上,我拿着被子睡在沙发上。小家伙固执的争执了半天才安心睡在床上。

    这一晚,睡的踏实,没有任何梦出现。

    分享到:

    评论

  • 6个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