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错(1) - [Little story]

    Tag:StoryPark

    2006-05-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ody-logs/2426600.html

    那个女子看着漫天飞舞的樱花,为之感慨,忽而心中一阵悲鸣,人生的青春是这样美丽,象樱花一样绚烂,可是自己却无法把握,找不到方式把自己的青春挥洒的淋漓尽致。她怀着满心的恐惧跳下了瀑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樱花的美是让人眩晕的。
    樱花树下,春风佛动,花瓣漫天飞舞,你会沉醉。只是每年那场花雨总是那么短暂,来去了无声息。
    三个人在那一年的花雨结束后认识,相互约好下一个花雨季节一同赏花。

    酒吧外黑暗的巷子中,mazo把头靠在uno的肩膀上,轻声说着,离开之前,在紧紧的抱我一次,好吗?
    uno缓慢的抬起双手,把mazo抱在怀里。
    mazo抬起头,脸上的泪珠在黑暗中闪耀着光芒,慢慢的转过身去,抓起uno的手臂环绕着自己,自己的脊背紧紧贴着uno的胸口,左侧脸颊贴着uno的右侧脸颊。
    第一次拥抱,uno就是这样不经意的从后面抱着mazo。
    黑暗中,一道刺眼的光芒闪过,uno轻哼了一声,松开紧抱的双臂,惊恐的望着mazo的背影,坐倒在地,mazo扶着墙壁慢慢走出了巷子。

    1

    巧合发生的时候就是如此这般。

    mazo会去forget吧也许是注定的,就算那晚不去,总有一天会迈进去
    那晚,天空的夜幕蓝如此纯净,一颗颗的星星那么耀眼。这个城市的街道似乎总是没有一丝尘埃,午夜的街道在昏暗的路灯下散发着寂寞的味道,梧桐树的影子随风轻动。
    mazo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路灯拉长他的影子,他笑着自己只有和影子做伴,对白天没有刚上那场花雨而沮丧。随手拿出烟盒和打火机,有点风,总是打不着火,他走前几步,站在一颗梧桐树后,点燃了香烟。forget吧的霓虹灯进入了他的视线。他靠着梧桐树抽着烟,望着闪烁的霓虹灯,“forget吧,好土的名字”,似乎在n多电视剧电影里面重复出现。静静的抽完一只烟,用劲弹向地面,溅出绚烂的火花,弯腰,捡起烟头,丢进一旁的垃圾箱。mazo喜欢抽烟只是为了这个,他喜欢火花四溅的场景。伸了个懒腰,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十米开外,步伐渐缓,mazo回头又看了一眼那霓虹灯,想着去酒吧喝两杯,也许不会这么郁闷,了却一下今天的遗憾。

    forget吧是个轻音乐酒吧,里面放着一些靡靡之音,让人在里面醉生梦死,酒吧里面的人不多,想必大部分人还是喜欢比较high的酒吧。forget吧里面没有激烈的音乐,只有激烈的酒。大部分人都是独自来这里喝酒,一个人和酒做伴。

    原色的木质桌椅和墙壁,挂着几幅涂鸦,几个鱼缸养着热带鱼,也只有鱼儿整天自由自在的游着,可是鱼儿有没有烦恼,谁又会知道?每个人也都只知道自己的烦恼,何尝去关心别人是否快乐,这是个寂寞的社会。

    mazo在吧台前坐下,要了一杯龙舌兰,赌气的一口饮下,示意了第二杯。吧台的另一端传来了一男一女爽快的笑声,这阵阵笑声在这样的酒吧里面显得异常不协调,除了mazo,没有人抬起头张望。mazo盯着昏暗灯光下的一男一女,把第二杯一口饮完,要了第三杯。

    时间把一个个人从酒吧踢回了家,酒吧里面只剩下老板、mazo和那一男一女,mazo已经忘记了自己在喝第几杯了,那一男一女依旧在低头秘语中,偶尔发出阵阵笑声。老板招呼三人一会要打佯了,请三人喝最后一杯。那一男一女举起酒杯向mazo示意,mazo回敬了个手势,一饮而尽,转身出了酒吧。

    临晨的大街上散发这梧桐的清新,mazo感觉不到自己的醉意,只感觉从未有过的爽快。回头,就着昏暗的路灯,看清了一男一女的模样,微微一笑,转身回家。

                                        to be continued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断翼(4) 2006-05-09
    断翼(3) 2006-05-09
    断翼(1) 2006-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