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断翼(1) - [Little story]

    Tag:

    2006-05-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ody-logs/2426570.html

    开场白

    幼儿园、小学和初中,除了上课回答问题,基本上不喜欢和别人说话,总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看书。放学后总是在音乐教室练习乐器和在美术教室练习画画。周末除了练琴、画画和看书以外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做。

    高中和大学,认识了一些人,自己逐渐开始转变,变得开朗,接触更多的东西,也丢弃了许多东西。升高中的那个暑假,做了手术,鼻子不再会莫名其妙流鼻血,身体好转许多,我学会了打篮球、踢足球,学得最好的还是网球。每天坚持晨跑,锻炼出很好的耐力,学会了坚持!

    开始工作,开始习惯双重生活,动与静形成鲜明的对比,上班时,我可以开朗的和同事一起嬉闹,可以用最自信的微笑面对每一个客户;下了班,我用ipod把自己和外界隔绝,安静的看书,听音乐。我明白自己是个喜欢走极端的人,过去的生活让自己变得过于爱憎分明。

    我的生活很有规律,一直如此,就是一个月去几次酒吧,几点去,几点出来都是固定的,酒吧的esse甚至每次都帮我留好座位!这些都应该是我一个人的缘故!朋友不多,更没什么情人之类的!因为有规律,所以才简单!

    喜欢写东西就象喜欢画东西,虽然我写的东西和画的东西、拍的东西一样都是摆不上桌面的东西,但是这是在做一件我喜欢的事情,一件轻松随意的事情,每次提笔写东西,没有过多考虑什么,总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唯一费心的是最近喜欢用两个字做题目。上学时不同课程学的好坏相差很大,我学的不好的课程时语文,通常150的卷子,我只能拿90分左右,有时候超过100分那绝对是个奇迹,每次过半的分数是靠作文得来的。每次语文考试过半的时间花在写作文上面,前面的都是敷衍了事,我是个粗枝大叶的人,让我仔细去寻找错别字和研究那些莫名其妙的古文顺属对牛弹琴。学的最好的课程是数学,我喜欢沉迷于那些数学题目中,攻克下一道道题目,自己沉浸在成就感中。学生时代结束了,不再玩数字游戏,开始玩文字游戏!有人会看我的文章绝对是令我开心的事情。

    提笔写这个故事,是为了给自己每天枯燥的生活增添一项乐趣?还是为了消磨每天漫长的时间?我并不清楚自己的动机,只是这段时间认为可以做这样一件事情,就决定去做了!这个故事包含了我的经历和我的幻想。我是个水瓶座男生,我一生追逐的都是那些美好的幻想,幻想结束,我依然孤独;故事结束,我依然孤独。开始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不曾考虑故事里面每个人物最终的结果,这个故事会怎样发展,怎样收场,一切都会那么随意!这一篇故事的情节给你感觉快乐代表我的心情很好,反之,就是我的心情不好。就像我现在的生活一样!

    故事应该是源于生活的,我编制这个故事,告诉别人,告诉自己本故事顺属虚构,如有雷同,顺属巧合。

    这个故事叫做-----

    《断翼》

    风很大,吹动着我的羽毛,曾经多么喜爱风吹动羽毛的感觉。现在,只能感受到恐惧.....
    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击中我的脊背,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席卷全身,我想我会永远记住这种痛......
    随之而来的是不停的坠落.....

    风渐止,一切恢复平静,我趴在地面上,大口喘着粗气,背上有红色的液体在流淌,染红了地面。我挣扎着站起来,看着不远处自己被折断的翅膀,茫然.....
    我踉踉跄跄的往前走着,毫无目的。
    突然,地面剧烈晃动起来,一切都在往下坠落,不停的坠落,我不知道会坠落到哪里,本能的大声喊叫起来.....

    -------
    突然从床上坐起来,为何总是有这样的梦缠绕着我?我起身,从冰箱里面拿出纯净水,大口喝着,冰冷的水进入自己的胃里,似乎这样可以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拉开窗帘,风徐徐吹来,我喜欢风吹过的感觉!随手点起一根烟,看着窗外的夜景,这个城市这样繁华却又如此寂寞。

    我叫sky,我在这个算是繁华的城市做着一份市场策划的工作,拿着多数人羡慕的薪水,每天微笑面对每一个人。看似多姿多彩,其实简单而空洞。

    我每天过着有规律的生活,每天清晨,起床、晨跑、洗澡、吃早餐,上班,下班,健身房,酒吧,回家。我不需要带手机,别人也能找到我!

    有一些人寻找不到出路的时候,会把一切归咎给宿命,我就是这些人的代表,我出生在依然寒冷的春季,所以我的人生注定只会有看到幸福,而得不到幸福!

    我一直相信情感是自己生活的全部,亲情、友情和爱情永远是我最想得到的,对于这些,我总是表现出人性最贪婪的一面。可是,这些出现的快,逝去的一样快!

    当一切情感看似远去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我的生命已经结束,余下的时间只是在等待死亡的降临,我逐渐在枯萎,毫无生机!

    这一年的春天来的还是那么突然,一夜之间,夜绿花开,筱的出现也是这样突然。第一次见到筱,是在出差的飞机上,他面无表情的坐在靠窗的位子上,从挎包里面拿出一张CD放进CD机里面,带上耳机,低着头听着。飞机起飞时,有些颤动,筱开始哭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爱,错(1) 2006-05-09
    断翼(4) 2006-05-09
    断翼(3) 2006-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