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断翼(5) - [Little story]

    Tag:StoryPark

    2006-05-13

    十点半的火车,sky和筱坐在候车大厅里面。sky一脸的平静,和他的心一样静。他默默的坐在那里,不说一句话。筱偶尔转过头看看sky,更多时候是低着头。

    广播报出剪票的信息,sky起身,微笑着说,筱,走吧!筱就跟着sky走向剪票口。

    火车上人不是很多,sky让筱坐在靠着窗口的位置,自己坐在外口。

    筱把头靠着车窗上,低声问,你不喜欢做靠窗口的位子吗?

    sky看着杂志,淡淡的回答,我知道你会喜欢。

    窗外,一个女孩子在哭泣,望着车窗里的男孩,男孩把手贴在车窗上,望着女孩。火车缓慢开动,女孩开始追着火车,直到火车丢弃她。

    sky,这种事情不是只会在电视上才有的吗?
    我不知道,也许男人不会这么做吧。

    坐在火车上,不是感觉很想睡觉就是感觉特别精神。这是一次短途火车旅行,从B城到A城只需要两个小时。筱一直靠着车窗,看着窗外闪过的风景,筱喜欢这样的感觉。

    ===================================

    我跟着sky上火车,下火车,坐出租车去他曾经的学校,一路上他都不怎么说话,我想去A城对他而言是件痛苦的事情吧,要把初愈的伤口再次拔开。从在候车大厅,我就一直想说,我们不要去了,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这个校园并非相当美丽,A城就是个给人感觉灰蒙蒙的城市,校园里面却是很干净,一进校门,两旁是高大的梧桐树,遮住了阳光。在里面转悠了一会发现,这个校园里面每一条接到都种植了很多梧桐树,想必夏日走在梧桐树下应该很阴凉,感觉会很惬意。

    sky喜欢站在梧桐树下,抬头张望,一束束阳光钻过树叶的缝隙倾泄下来,洒在他身上,很美。

    走进了宿舍区,sky指着一栋楼说那是他住的宿舍,指着远处说那是常去的食堂。

    走进了教学区,sky指着一栋栋楼说他在那里上什么课,在那里又上什么课。

    他一脸的兴致勃勃,眼神里面透露着兴奋,这是很少看到的。

    他带着我走进一栋教学楼,4111-教室的门牌上写着。这是间朝南的教室,不是很大,和很多学校一样的连排桌椅。我指着靠窗的第一排座椅说,sky,这就是你常常坐的位置吧。他回头看着,点了点头。他慢慢走过去,坐在那里,看着讲台。我坐在他后面,这样静静的坐着,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刺耳的铃声打破了一切,sky回头笑着说,下课了,吃饭时间到了。他摸了摸我的脑袋,起身离开,我跟着,在教室的门口回头张望,我能想到多年前发生的每个场景。

    我们在校门口的小饭店吃饭,菜的分量很足,sky吃饭的时候话突然很多,说了许多许多,只是很少提到宿勇的名字。

    一顿饭结束,sky摸摸自己的肚子说,好久没有吃的这么多咯,好饱哦!我摸摸他的肚子,认真的说,恩,真的吃了好多!sky笑的很开心。

    ===================================

    隔了四年,我又回到了这里,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熟悉,不曾变化过。当筱的一句话让我鼓足勇气重新来此时,原来这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以接受,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自己心里也是这样坦然。

    to be continued

  • 爱,错(1) - [Little story]

    Tag:StoryPark

    2006-05-09

    那个女子看着漫天飞舞的樱花,为之感慨,忽而心中一阵悲鸣,人生的青春是这样美丽,象樱花一样绚烂,可是自己却无法把握,找不到方式把自己的青春挥洒的淋漓尽致。她怀着满心的恐惧跳下了瀑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樱花的美是让人眩晕的。
    樱花树下,春风佛动,花瓣漫天飞舞,你会沉醉。只是每年那场花雨总是那么短暂,来去了无声息。
    三个人在那一年的花雨结束后认识,相互约好下一个花雨季节一同赏花。

    酒吧外黑暗的巷子中,mazo把头靠在uno的肩膀上,轻声说着,离开之前,在紧紧的抱我一次,好吗?
    uno缓慢的抬起双手,把mazo抱在怀里。
    mazo抬起头,脸上的泪珠在黑暗中闪耀着光芒,慢慢的转过身去,抓起uno的手臂环绕着自己,自己的脊背紧紧贴着uno的胸口,左侧脸颊贴着uno的右侧脸颊。
    第一次拥抱,uno就是这样不经意的从后面抱着mazo。
    黑暗中,一道刺眼的光芒闪过,uno轻哼了一声,松开紧抱的双臂,惊恐的望着mazo的背影,坐倒在地,mazo扶着墙壁慢慢走出了巷子。

    1

    巧合发生的时候就是如此这般。

    mazo会去forget吧也许是注定的,就算那晚不去,总有一天会迈进去
    那晚,天空的夜幕蓝如此纯净,一颗颗的星星那么耀眼。这个城市的街道似乎总是没有一丝尘埃,午夜的街道在昏暗的路灯下散发着寂寞的味道,梧桐树的影子随风轻动。
    mazo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路灯拉长他的影子,他笑着自己只有和影子做伴,对白天没有刚上那场花雨而沮丧。随手拿出烟盒和打火机,有点风,总是打不着火,他走前几步,站在一颗梧桐树后,点燃了香烟。forget吧的霓虹灯进入了他的视线。他靠着梧桐树抽着烟,望着闪烁的霓虹灯,“forget吧,好土的名字”,似乎在n多电视剧电影里面重复出现。静静的抽完一只烟,用劲弹向地面,溅出绚烂的火花,弯腰,捡起烟头,丢进一旁的垃圾箱。mazo喜欢抽烟只是为了这个,他喜欢火花四溅的场景。伸了个懒腰,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十米开外,步伐渐缓,mazo回头又看了一眼那霓虹灯,想着去酒吧喝两杯,也许不会这么郁闷,了却一下今天的遗憾。

    forget吧是个轻音乐酒吧,里面放着一些靡靡之音,让人在里面醉生梦死,酒吧里面的人不多,想必大部分人还是喜欢比较high的酒吧。forget吧里面没有激烈的音乐,只有激烈的酒。大部分人都是独自来这里喝酒,一个人和酒做伴。

    原色的木质桌椅和墙壁,挂着几幅涂鸦,几个鱼缸养着热带鱼,也只有鱼儿整天自由自在的游着,可是鱼儿有没有烦恼,谁又会知道?每个人也都只知道自己的烦恼,何尝去关心别人是否快乐,这是个寂寞的社会。

    mazo在吧台前坐下,要了一杯龙舌兰,赌气的一口饮下,示意了第二杯。吧台的另一端传来了一男一女爽快的笑声,这阵阵笑声在这样的酒吧里面显得异常不协调,除了mazo,没有人抬起头张望。mazo盯着昏暗灯光下的一男一女,把第二杯一口饮完,要了第三杯。

    时间把一个个人从酒吧踢回了家,酒吧里面只剩下老板、mazo和那一男一女,mazo已经忘记了自己在喝第几杯了,那一男一女依旧在低头秘语中,偶尔发出阵阵笑声。老板招呼三人一会要打佯了,请三人喝最后一杯。那一男一女举起酒杯向mazo示意,mazo回敬了个手势,一饮而尽,转身出了酒吧。

    临晨的大街上散发这梧桐的清新,mazo感觉不到自己的醉意,只感觉从未有过的爽快。回头,就着昏暗的路灯,看清了一男一女的模样,微微一笑,转身回家。

                                        to be continued
  • 断翼(4) - [Little story]

    Tag:StoryPark

    2006-05-09

    接过sky递来的手帕,他认真的说,这是干净的,没有用过。我擦干脸上的泪痕,回头说声谢谢,不过,没法还给你了。sky看着手上的杂志,低声说,没关系没你留着用吧,你应该比我更加需要吧。

    我靠着座椅的背上,满脑子都是父亲重复的话,让我崩溃。

    你叫什么?
    恩?
    没什么。
    我叫做筱,你呢?
    sky。
    你也去B城?
    你的问题很好玩,这个飞机除了B城还有其他终点站吗?
    对不起。
    你更加好玩,就算是个愚蠢的问题,你也不需要说对不起的。
    ......
    去B城旅游?
    恩,就是去转转。
    那个城市还不错,值得多停留一段时间。
    你也是旅游?
    我在那里上班。

    ......

    恩,我对B城不是很熟悉,要是方便的话可以找你吗?
    可以。

    sky在一张便签纸上写下了号码和姓名给我,我看着那些数字,是写得很漂亮的数字。

    你的工作和数字有很大关系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啊?
    猜的,看你的数字写得很好看的。
    是嘛,还行吧。呵呵。

    原来,他笑起来也很阳光,和他平时的表情给人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觉。

    下了飞机之后,我远远的跟着他,想知道他会不会回头寻找我,只是在我寻找自己行李的时候,他消失在我的视线内。在机场内四处奔跑张望,却无迹可寻。不禁怀疑这个人是否存在过。是否自己会喜欢上一个在自己哭泣时递给自己手帕的人?

    拦下一辆出租车,去了定好的酒店。一路上,我发现这个城市让自己感觉如此熟悉,一排排的梧桐树和家乡的一样。

    和sky的短暂聊天似乎让自己忘记了想逃离的伤痛,此刻一个人的时候,伤痛重新浮现,不知不觉,泪水已经夺眶而出。为什么要让我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为什么我有这样的父亲和母亲?给我一个简单的家就可以了啊!


    我开始在这个陌生却熟悉的城市里面游荡,独自在酒店里面的时间很多,在午夜时分,一个人在寂静的大街上行走......

    日子过的很慢,很慢.....

                     to be continued
  • 断翼(3) - [Little story]

    Tag:StoryPark

    2006-05-09

    秋日的早晨,有丝丝凉意,天空很蓝,朵朵白云懒散的在天空飘着,我慵懒的趴在桌子上,看着窗外,想着那部电视剧里面的台词:如果天还那么蓝,云还那么潇洒,你就不应该哭,因为我的离去并没有带走你的世界。这些话应该失去重要的人之后再对自己说吧!阳光照了进来,有些刺眼,我眯着眼睛把头转个方向继续趴在桌子上。阳光照在背上,暖洋洋的感觉。

    今天上课的铃声是否来的有些晚,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个乖学生,翘课是常有的事情,每个学期所有新课的第一节我还是会去听听,老师讲的要是不错,就多去听听,老师讲的不咋样就不需要再上了,顺属浪费时间。

    一阵刺耳的铃声想起,我皱起了眉头,为何就不能找个好听一点的铃声呢啊?新老师踏着上课的铃声走了进来,走路的姿势有些左右摇摆,不是因为胖,是因为像个小孩子那般,身上穿着稍稍正式的休闲服,背着浅绿色帆布挎包。年纪看上去不大,粗粗的眉毛,高高的鼻梁,估计今天早晨起迟了,忘记挂胡子了,一看就知道是个需要天天挂胡子的人。从进门到站在讲台上,目光都放在讲台上,不曾打量过教室里面的人。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下“宿勇”两个字,低着头,看着讲义说,“我就叫这个,下面开始上课”。我不需要回头看其他人,就知道所有都已经趴下了。

    字写的很有味道,我拿着笔在本子上模仿着,觉着挺好玩。课讲的一般,稍稍有些沉闷,理论性强了一些。前三排坐着的都是好好学习的孩子,当然不包括我,他们在认真的记笔记,我继续趴着,抬起眼睛望着这个新老师。

    两节课的时间竟然也会过的这么快,好学生的本子上记满了内容,我的本子上画满了他的名字。他可能和其他老师真的有所不同,心里面对他有着浓厚的兴趣,觉着挺有意思。

    每周有三次课,每次两节,除了中途有一个月翘课闪人之外,基本上都上完了他的课。

    转眼冬季,我应该上辈子应该是狗熊之类的动物,到了冬季就想睡觉,尤其是阳光很好的冬季,教室里面就像一个暖房。这节课是提问课,画好考试重点之后让大家提问,几个爱学习的孩子跑上讲台和老师讨论这个那个,不时向老师透露着自己的姓名。第二节课开始没多久,没什么人上去问问题了。宿勇第一次抬起头说,“上了一个学期了没点名过,今天最后一次课点一次名吧”。后排一阵骚动,手机全都拿出来发起短信来了。前排的学生被点到名,响亮的回到“到”,后排就只会举手示意一次。“sky!”我趴着把手竖起来又放下,动作很连贯。“sky!”我不耐烦的抬起头将动作重新回放了一次。“sky!”我直起腰,举起手,“hey!I'm here,can't you see?”我的气愤表露在脸上。后排人哄然,宿勇笑了一下,说了声不好意思。

    下课的铃声响起,我还是很迷恋这个舒服的“暖房”,继续趴着睡觉,反正门外没有站着一堆占位子的学生,估计这间教室下面没有课了。

    你很喜欢睡觉?
    我抬起头,宿勇站在我面前,我撇撇嘴,还行吧!
    上了一个学期的课就是没有见过你坐直过。不过,刚才看到了一次。
    哦。
    你不担心考试吗?我记得你有十二次课是没有来上的。
    要是你存心不让我pass,我也没有办法呢。
    只要你能答对卷子上的题目,我肯定不会为难你。
    那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我不笨。
    这么有信心啊!你为什么在本子上面写满我的名字?
    好玩咯。
    你很有趣。
    那不是怕你上课太无聊么。
    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这本讲义给你看看吧,我还有课。
    谢谢,再见!
    再见!

    我竖着脑袋,望着宿勇的背影,这个人的确很好玩。一下子困意都不见了,我翻开讲义,首页写着他的名字、电话号码和住宅。看着差不多27岁左右的人还住在单教宿舍楼,还没结婚呐,哈哈!在这个教室里面坐了一天,忘记了中饭,翻着讲义,发现里面有很多好玩的内容,比如和学生应该如何互动之类的,顿感奇怪,为何上课时他从来不说这些呢?怪人一个,和我一样怪吗?哈哈,自己傻笑的声音在教室里回荡。

    终究还是没有找到什么问题去找他,虽然我不好好上课,但是我的成绩不差。何况他的讲义应该是最细致的版本了。考试时想着应该会见到他,只是他只把卷子带来,给监考老师,然后就走了。我还想着把讲义还给他呢,也应该谢谢他吧!我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写完所有题目,交了卷子离开。站起来时,后面的学生轻声叫着,把选择题答案给我啊!懒得理你!

    背上我的挎包,带上耳机,走在校园里面,想着中午吃啥,这是最后一门考试了,也该去轻松轻松了。坐车去火车站,买张车票去旅游。校园里面,我又失踪了两周。

    ----------------------------------------------------------------------------------------------

    还想听吗?筱
    想听啊!这只是开头啊。还没有开始发展呐!
    呵呵,你的兴趣很浓啊,和你一起年轻许多啊!
    你现在还想着他吗?
    谁?
    宿勇啊!
    想,一直都在想。
    那我很奇怪,那为什么要分开呢?
    有些事情.....恩,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象你的父母一样没有在一起.....
    ......
    对不起,我说了不该说的话了。
    没事了啦,带我去你上学的学校看看吧!
    恩,好啊,我有几年没有去了,一会我去买车票,明天动身。
    恩,好呢,呵呵!
    走,我们去吃饭吧!想吃什么?
    恩,好吃的东西。
    哈哈...
  • 断翼(1) - [Little story]

    Tag:

    2006-05-09

    开场白

    幼儿园、小学和初中,除了上课回答问题,基本上不喜欢和别人说话,总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看书。放学后总是在音乐教室练习乐器和在美术教室练习画画。周末除了练琴、画画和看书以外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做。

    高中和大学,认识了一些人,自己逐渐开始转变,变得开朗,接触更多的东西,也丢弃了许多东西。升高中的那个暑假,做了手术,鼻子不再会莫名其妙流鼻血,身体好转许多,我学会了打篮球、踢足球,学得最好的还是网球。每天坚持晨跑,锻炼出很好的耐力,学会了坚持!

    开始工作,开始习惯双重生活,动与静形成鲜明的对比,上班时,我可以开朗的和同事一起嬉闹,可以用最自信的微笑面对每一个客户;下了班,我用ipod把自己和外界隔绝,安静的看书,听音乐。我明白自己是个喜欢走极端的人,过去的生活让自己变得过于爱憎分明。

    我的生活很有规律,一直如此,就是一个月去几次酒吧,几点去,几点出来都是固定的,酒吧的esse甚至每次都帮我留好座位!这些都应该是我一个人的缘故!朋友不多,更没什么情人之类的!因为有规律,所以才简单!

    喜欢写东西就象喜欢画东西,虽然我写的东西和画的东西、拍的东西一样都是摆不上桌面的东西,但是这是在做一件我喜欢的事情,一件轻松随意的事情,每次提笔写东西,没有过多考虑什么,总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唯一费心的是最近喜欢用两个字做题目。上学时不同课程学的好坏相差很大,我学的不好的课程时语文,通常150的卷子,我只能拿90分左右,有时候超过100分那绝对是个奇迹,每次过半的分数是靠作文得来的。每次语文考试过半的时间花在写作文上面,前面的都是敷衍了事,我是个粗枝大叶的人,让我仔细去寻找错别字和研究那些莫名其妙的古文顺属对牛弹琴。学的最好的课程是数学,我喜欢沉迷于那些数学题目中,攻克下一道道题目,自己沉浸在成就感中。学生时代结束了,不再玩数字游戏,开始玩文字游戏!有人会看我的文章绝对是令我开心的事情。

    提笔写这个故事,是为了给自己每天枯燥的生活增添一项乐趣?还是为了消磨每天漫长的时间?我并不清楚自己的动机,只是这段时间认为可以做这样一件事情,就决定去做了!这个故事包含了我的经历和我的幻想。我是个水瓶座男生,我一生追逐的都是那些美好的幻想,幻想结束,我依然孤独;故事结束,我依然孤独。开始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不曾考虑故事里面每个人物最终的结果,这个故事会怎样发展,怎样收场,一切都会那么随意!这一篇故事的情节给你感觉快乐代表我的心情很好,反之,就是我的心情不好。就像我现在的生活一样!

    故事应该是源于生活的,我编制这个故事,告诉别人,告诉自己本故事顺属虚构,如有雷同,顺属巧合。

    这个故事叫做-----

    《断翼》

    风很大,吹动着我的羽毛,曾经多么喜爱风吹动羽毛的感觉。现在,只能感受到恐惧.....
    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击中我的脊背,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席卷全身,我想我会永远记住这种痛......
    随之而来的是不停的坠落.....

    风渐止,一切恢复平静,我趴在地面上,大口喘着粗气,背上有红色的液体在流淌,染红了地面。我挣扎着站起来,看着不远处自己被折断的翅膀,茫然.....
    我踉踉跄跄的往前走着,毫无目的。
    突然,地面剧烈晃动起来,一切都在往下坠落,不停的坠落,我不知道会坠落到哪里,本能的大声喊叫起来.....

    -------
    突然从床上坐起来,为何总是有这样的梦缠绕着我?我起身,从冰箱里面拿出纯净水,大口喝着,冰冷的水进入自己的胃里,似乎这样可以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拉开窗帘,风徐徐吹来,我喜欢风吹过的感觉!随手点起一根烟,看着窗外的夜景,这个城市这样繁华却又如此寂寞。

    我叫sky,我在这个算是繁华的城市做着一份市场策划的工作,拿着多数人羡慕的薪水,每天微笑面对每一个人。看似多姿多彩,其实简单而空洞。

    我每天过着有规律的生活,每天清晨,起床、晨跑、洗澡、吃早餐,上班,下班,健身房,酒吧,回家。我不需要带手机,别人也能找到我!

    有一些人寻找不到出路的时候,会把一切归咎给宿命,我就是这些人的代表,我出生在依然寒冷的春季,所以我的人生注定只会有看到幸福,而得不到幸福!

    我一直相信情感是自己生活的全部,亲情、友情和爱情永远是我最想得到的,对于这些,我总是表现出人性最贪婪的一面。可是,这些出现的快,逝去的一样快!

    当一切情感看似远去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我的生命已经结束,余下的时间只是在等待死亡的降临,我逐渐在枯萎,毫无生机!

    这一年的春天来的还是那么突然,一夜之间,夜绿花开,筱的出现也是这样突然。第一次见到筱,是在出差的飞机上,他面无表情的坐在靠窗的位子上,从挎包里面拿出一张CD放进CD机里面,带上耳机,低着头听着。飞机起飞时,有些颤动,筱开始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