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着小美唱着,你在哪里呢,我們会在哪座城市相逢
    听小美继续唱,怎麼会忽然流泪了,後來又笑开了

    進來總是,莫名愛流泪,流泪的緣由却又似是而非
    總是很有信心的認爲自己可以放下,可因为某一首歌或是某一部電影,又或是某一本书
    所有放下的回忆全被拖了回來
    突然间,泪水就涌现了,然后自己又笑开了

    上周去酒都度周末,細算下,第一次去是五年前,第二次是三年前
    酒都一如既往的酒啊酒啊酒,不然也不會稱爲酒都了
    這個城市同以前都有著快速的變化,有些地方已經消失不見了,有些地方還是依舊
    我們總是在快要天亮的時候,依然還在聊天喝酒,說著,說著,我們會有些小激動,激動的話語有些語無倫次
    我們也會聽著聽著,眼眶有些濕潤,人生的光景都是如此這般

    我總會犯下一些錯誤,也許別人不在乎或是已經忘記甚至釋懷,其實,那些都停留在我的心裏麵
    我總是在想着如何去救贖,救的不是別人,是自己
    我讓自己在漩渦中癒陷癒深,放不下的事情太多,我把太多的事情當作自己的責任
    因為此,所以我害怕承擔新的責任,因爲怕自己再也扛不住
    朋友們都勸解我,道理我明白,只是,不是做起來難,而是如何邁出那第一步,自己也不得而知
    時光悠悠,一年接着一年過去,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那些畫上句號的人們就真的應該給他們一個句號
    我想跟你們説,我已經在慢慢放下一些事情,釋懷一些事情,也請你們能原諒當初我的那些或大或小的錯誤
    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包容,真的感謝。

  • 那日,病情刚刚好转,一个人拖着行李在机场候机,航班晚了5个小时,可我在三万英尺的天空上看见了日落

    我一个人默默的看着一片红色的天际,眼泪就静静的流下来

    可流泪并不是因为难过,我一直觉得自己没什么好难过的,工作虽然波折不断,但总的看来算是一帆风顺

    至于感情总是没有结果,最终归结于自己的责任,与旁人无关

    出差结束后一周的时间,最终从病痛中完全走出来,病情好转后的人总是看事情忽然变得通透

    就象自己新换了眼镜,看一切都变得很清晰

    立秋之后,依然炎热,在外面走动,就会湿了衣衫,可自己忽然变得安静

    我不再去夜店了,不再去喝酒,不再怕寂寞,一个人可以静静的看书、听歌、看电影

    之前,好友一再跟我讲道理,有些人终究跟我们不是活在一个世界里面

    道理我明白,是否因为自己天生叛逆,总是明知故犯

    整个夏季,自己似乎有些癫狂的状态,我看着家里的一切,想着过去三月里自己的种种

    不知不觉间,自己偏离了轨道,变得让自己都感觉可怕

    今日,自己清楚自己偏离了,便是知道该回头,该放下,虽然,心里面依然难过,可我理应放下

    今年的夏日一如往昔,还是静静的结束了,我也应该跟一些人,一些事情决裂了。。。

  • 這一路,我們都走了很遠很遠

    偶爾,回頭望去,已經看不到我們的起點

    而今,路口的出現,告訴我們是該分道的時候

    可,如今,即便你我沿著各自的路口越走越遠,心應該還是會在一起

     

                                            -- 2004年6月

     

    進來,總是在夢中遇見你,遇見你笑過,遇見你哭泣過

    常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從夢中醒來,喝著水,想起你

    翻開一封封你寫的郵件,有時候只有一句話,有時候常常的一段

    這些年的郵件,幾百封,偶爾會發現有些郵件是陌生的

    人的心境不一樣,同樣的文字讀起來也會不一樣

    你知道嗎?這裡的氣候跟以前一模一樣,悶熱的讓人呼氣有些不順暢

    你還記得嗎?那些炎熱的暑假,我們一起一個城市接著一個城市的不停旅行

    我想你都會知道,你也都會記得

    我在這個城市生活了將近三年,又要開始啟程去下一個城市

    我總是在周而複始的重複一些,徘徊不前

    想要改變,卻害怕改變之後的失去,自己一如既往的膽小懦弱

    每每在追逐的時候,最後總是發現你的身影

     

    偶爾把記憶的門打開,偷偷看上幾眼,然後靜靜的關上

    遇見你,已經是最幸福的事情

  • 總是在某些時候,記憶的大門會打開
    昨夜,空調無法使用,熱到不行,一整夜睡得模模糊糊
    似睡又醒的狀態,依稀夢見了父親,夢見了那些過去旅行的景象
    父親離開的時候,自己並沒有大哭,只是很久的一段時間,淚水會默默的流出,有時候自己都未曾察覺
    自己都很少出現大哭,又或是興奮不已的場景,很多時候,會被人認為很Boring
    從小到大,習慣了把所有的情感放在心裏面,因為太久,很多時候已經不知道怎麼去表達自己的內心
    04年一個人長途旅行的時候,在一片山區,走了2日,未曾遇見過人
    突然一夜大雨,自己蹲在樹下躲雨,莫名的就大哭起來,哭的呼氣都困難
    我不知道是自己害怕,又或是壓抑心中很久的情緒突然釋放,也許二者都有
    只是,哭的再大聲,也不會有人聽見,甚至是自己
    從很小的時候,自己內心總是有一些渴望,渴望的都是完全突破現狀的那種
    現在依舊,常常會想著拋下現在所有擁有,放下所有身上的責任,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可也是從很小的時候,就學著會克制自己的渴望
    小時候,父親帶著出去玩,心裏面很希望父親能抱著自己或是背著自己
    可是,走了一路,累的面紅耳赤,也絕不開口向父親提出
    不知道從幾歲開始,自己就希望自己不是別人的累贅
    總是努力獨當一面的處理各種事務,照顧好自己甚至照顧好別人
    Sue和M都不止一次告知我,你應該在適當的時候示弱,不該總是逞強
    我的逞強從不是爲了好勝,只是怕別人擔心我
    但,其實我一直都錯了,即便自己在怎麼不肯示弱,再怎麼堅強,那些關心自己的人永遠會為你而擔憂
    這是永遠不會變的
    當一切的一切都變成你自己的習慣,然後這些習慣就變成了你的特質
    最終,你不願改變這些,你便開始定性了,一輩子如此
    因此,是時候做一些改變,以免以後,後悔自己縱容自己如此這般,自己看著自己便也開始生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