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日志]

    Tag:

    2011-05-11

    我從上幼兒園開始自己一個人住在學校裏面,暑假去父親那裡,寒假去母親那裡

    我總是努力學習,讓學習成績很好,乖巧聽話,安靜看書,不吵鬧,做個乖小孩

    以為如此,可以博得父母更多的愛與呵護

    每天放學,看著同學們都歡快的趕回家,那時候不懂得嫉妒,只是覺得自己做的不夠好

    所以才會不停的從一個城市換到下一個城市,卻總不能生活在父母那個城市

    從別人的嘴巴裏面知道了一些事情的始末,自己開始自責

    因為我一直以為自己是父母的恥辱,我的存在是他們丟人的證據

    我在自卑和自責中長大,可是讓自己承擔那份我所謂的罪責太重

    於是在自己一直的渴望變成了失望,開始叛逆,任性而為,想要把罪責轉嫁別處

    對父親惡言相向,至今記得對父親最後那幾句傷害的話語

    而父親用他的寬容一直包容我,不斷堅持寫信和電話給關愛

    我憎恨他的不負責任,而導致我今天所有的不愉快

    父親向我道歉,想取得原諒,而我到他過世的時候也未曾說過一句原諒的話

    而今,知道了父母一生感情的始末,自己開始真的懂了,留下的只是滿心的愧疚和自責

    心理面說再多原諒的話,卻又有何用

    有些遺憾是一輩子無法去彌補

     

    長大之後,懂得更多事情,便知道父母無時無刻都在給自己愛

    他們不曾把我看成是恥辱,相反,他們一直在努力讓我的傷害減到最低

    母親告訴我,每次去她那裡,她看著我的成績單,總想多說些表揚的話語,可她顧及太多,不敢表現太明顯

    我告訴母親,那時候,我看不到你的表揚,我總以為自己做的還不夠好,回去學校之後,給自己更多的壓力

    母親和我抱頭痛苦,那時,父親已經過世近兩年

    因為誤解,缺乏溝通,父母和我一直很少有開心的時光

     

    因為這些經歷,我總是害怕同人有誤解,尤其是那些放在心裏面的人

    我這些人裝在心裏面,你們的每一句話對我而言都成為了審判

    我依然習慣性的努力去成為別人希望中的人,因而我一直很疲憊

    有時候,我覺得迷茫,也便是因為如此了

     

    我看完《雪花和秘密的扇子》之後,看著雪花抵不住百合施加的壓力,自己便能體會那種心情

    想要做到釋懷很難,所幸我還一如既往的努力

     

    我一直覺得年少時的很多行徑是不負責任的逃避,對於父親,自己有一世無法償還的債

    很多時候,我不是不再相信愛,只是我知道有愛便會有傷害

    我並不怕自己被傷害,我更害怕去傷害別人,我承受不了更多因傷害而帶來的自責

  • 謹記 - [日志]

    Tag:

    2010-10-13

    那夜在廣州,29樓的酒店房間,我憤怒而後絕望
    我掀翻了酒店的書桌,桌上的東西撒落了一地
    而上一次這么憤怒已是十年前得知有人隱瞞父親過失的消息
    我一個人坐在床邊的地上,一絲力氣都沒有
    等待氣息平穩之後,自己爬到床上,看著落地窗外的城市
    夜晚的城市在泪水中變得糢糊不清
    自己絕望到了想翻出窗欄,了結了自己
    甚至,腦海裏面想好遺書的說詞
    那晚,我的世界是暴風雨,久久才停息

    而後,天亮了,我安靜的收拾完了房間,離開
    一路平靜的回到上海,兩夜未眠,靜靜的想了很久
    寫了一封致歉信寄送了出去,錯失在我,理應承認
    整個人平靜了。。。
    但過了那一夜之後,人變得疲憊不堪
    經過那一夜,自己的心開始變化了

    我常常希望別人能理解我,理解的不是我是個什么樣子的人
    是希望你們能理解,我不善表達清楚自己心裏面的想法
    因爲,我錯過了那個學習同人溝通的歲月
    而這一場憤怒緣起微博開頭的一句話
    而這一場憤怒缺真真實實是對自己,而非他人
    你們對我都很重要,我離不開你們,從不想給你們傷害
    每當我想起那些微博的內容,或是再看到的時候,心裏面都會隱隱作痛
    我在對自己說著要給你們快樂的時候,却是帶去了傷害

    我又長大了,這就是爲什麽都不願意長大的原因。可惜,世上沒有Neverland

    (記錄于此,以作謹記)

  • 听着小美唱着,你在哪里呢,我們会在哪座城市相逢
    听小美继续唱,怎麼会忽然流泪了,後來又笑开了

    進來總是,莫名愛流泪,流泪的緣由却又似是而非
    總是很有信心的認爲自己可以放下,可因为某一首歌或是某一部電影,又或是某一本书
    所有放下的回忆全被拖了回來
    突然间,泪水就涌现了,然后自己又笑开了

    上周去酒都度周末,細算下,第一次去是五年前,第二次是三年前
    酒都一如既往的酒啊酒啊酒,不然也不會稱爲酒都了
    這個城市同以前都有著快速的變化,有些地方已經消失不見了,有些地方還是依舊
    我們總是在快要天亮的時候,依然還在聊天喝酒,說著,說著,我們會有些小激動,激動的話語有些語無倫次
    我們也會聽著聽著,眼眶有些濕潤,人生的光景都是如此這般

    我總會犯下一些錯誤,也許別人不在乎或是已經忘記甚至釋懷,其實,那些都停留在我的心裏麵
    我總是在想着如何去救贖,救的不是別人,是自己
    我讓自己在漩渦中癒陷癒深,放不下的事情太多,我把太多的事情當作自己的責任
    因為此,所以我害怕承擔新的責任,因爲怕自己再也扛不住
    朋友們都勸解我,道理我明白,只是,不是做起來難,而是如何邁出那第一步,自己也不得而知
    時光悠悠,一年接着一年過去,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那些畫上句號的人們就真的應該給他們一個句號
    我想跟你們説,我已經在慢慢放下一些事情,釋懷一些事情,也請你們能原諒當初我的那些或大或小的錯誤
    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包容,真的感謝。

  • 那日,病情刚刚好转,一个人拖着行李在机场候机,航班晚了5个小时,可我在三万英尺的天空上看见了日落

    我一个人默默的看着一片红色的天际,眼泪就静静的流下来

    可流泪并不是因为难过,我一直觉得自己没什么好难过的,工作虽然波折不断,但总的看来算是一帆风顺

    至于感情总是没有结果,最终归结于自己的责任,与旁人无关

    出差结束后一周的时间,最终从病痛中完全走出来,病情好转后的人总是看事情忽然变得通透

    就象自己新换了眼镜,看一切都变得很清晰

    立秋之后,依然炎热,在外面走动,就会湿了衣衫,可自己忽然变得安静

    我不再去夜店了,不再去喝酒,不再怕寂寞,一个人可以静静的看书、听歌、看电影

    之前,好友一再跟我讲道理,有些人终究跟我们不是活在一个世界里面

    道理我明白,是否因为自己天生叛逆,总是明知故犯

    整个夏季,自己似乎有些癫狂的状态,我看着家里的一切,想着过去三月里自己的种种

    不知不觉间,自己偏离了轨道,变得让自己都感觉可怕

    今日,自己清楚自己偏离了,便是知道该回头,该放下,虽然,心里面依然难过,可我理应放下

    今年的夏日一如往昔,还是静静的结束了,我也应该跟一些人,一些事情决裂了。。。